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工作动态 >
译电员亲历西沙海战:南越海军密码被破解发表时间:[ 2021-06-12 02:12]  来源:[未知 ]  浏览次数:[ ]

  1974年的西沙对越自卫反击战,是我人民海军对外反侵略作战的第一次海战,它作为我军海上作战的经典战例被载入史册。有幸的是,当年自己作为海军南海舰队司令部情报处一名译电员,亲身经历并直接参与了西沙海战的全过程。在迎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之际,重新回忆那段难忘的历史,仍令人精神振奋。

  一、西沙情报引起重视,张元培司令主持召开南海舰队紧急战备防务会议

  广东省湛江市是一个美丽的滨海城市,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司令部就座落在这个城市的霞山区。1974年西沙海战中那一份份电报的进进出出,一个个指令的上呈下达都是在这里进行的,当时它是西沙海战的指挥中心。当年我作为一名情报译电员就工作在这里,每天在这里上呈下达,翻译来自各方面的电报,给领导当“耳目”。

  情报处为司令部直属师级工作部门,下设侦察(一科)、情报(二科)两个科,海战后又增设技侦科(三科)。我们译电员归二科,当时处长范树华,二科科长赵洪美。

  1974年元旦过后,我们情报部门连连获悉:南越西贡当局的军舰又在我西沙永乐海域频繁活动。此前,他们已偷偷换掉了我在南沙太平、中业、北屿、南予、南钥等岛屿上的主权碑。并派兵占领我南沙的多个岛屿和我西沙珊瑚岛,近一个时期,他们又将登岛部队北调岘港,有进一步侵占我整个茵沙群岛的企图。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范树华处长主持召开了几个情报分析会,对当前敌情进行研究分析,大家认为:南越当局有美军对其海军装备的支持,肯定要在我西沙制造事端(当时我们是支援北越的,南海舰队司令部就设有与其它处室同级的援越办公室),南越已经占领了我西沙的珊瑚岛,极有可能他们下一步要侵占我甘泉、金银诸岛,这将危及我整个西沙群岛的安全。范处长将这些情况分别向司令部首长和舰队首长作了汇报,舰队司令员张元培极为重视,决定召开一个专门会议进行研究和部署。

  这天上午是我值班,张司令在作战厅主持召开舰队紧急战备防务会议,段德彰政委、罗文华副司令员,还有张永前、张奎义副政委等舰队首长都来了,舰队司、政、后主要负责同志以及作战、情报、军务、通讯、航报等处的处长也参加了会议。

  当时我们情报室分为海情、空情两大部分,两张覆盖南海全部海域和领空的军用大地图挂在值班室东西两侧的墙壁上。我们值班人员的任务是翻译电报,保证全天24小时将所有途经我海域和领空的外国舰船、飞机按方位位置及活动情况及时准确地标在版图上,为领导决策提供依据。开会前,张元培司令、彭一坤参谋长还亲到情报室查看南越军舰在西沙的活动情况,我们向领导作了详细介绍。

  会上,张司令首先让情报处范处长介绍西沙情况。范处长以他那高大的身躯站在版图前,向与会同志介绍近期西沙敌情,他说:美国尼克松为赢得选举,决心从南越撤军,撤军前,把大量美军装备留给了南越总统阮文绍。军事实力的增长,加之北方越共的压力,促使阮文绍不得不挽回危局。他的选择必然是我国的南沙和西沙。因为南沙距我国大陆上千海里,实属中国海军的“鞭长莫及”之地。西沙距我大陆虽近,但当时南越海军连收美军10余艘战舰,装备水平远远超过我南海舰队。在他们看来,这样做是完全有恃无恐的。

  范处长说:去年的8月份,南越派兵占领南沙多个岛礁,并宣布南沙划归其福绥省,之后又将登岛部队北调岘港,准备如法炮制再占西沙。当时西沙的珊瑚岛已被南越军队登驻,情况十分紧急!

  张司令指出:西沙是我国海空航道的要冲,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我们决不允许别国侵犯我主权,破坏我领土安全。接着他让作战处雷处长介绍我方作战装备情况。

  雷处长介绍说:负责西沙海域的榆林基地,虽有护卫舰4艘,但其中“南宁”号已超期服役,另3艘65型火炮护卫舰目前由于辅机、炉灶、通信电台等设备存在故障己确定日期准备返厂修理。其余炮艇、鱼雷艇吨位太小,航程有限,难以出远海作战。眼下能出远海的只有6604型猎潜艇,而这6条猎潜艇快的也只能跑到12节,还未必都能启用……

  大家认为,敌我力量悬殊,不请求增援很难打赢这场海上战争,于是张司令责成作战处以他的名义向海军写报告,要求调东海舰队军舰增援南海。张司令要求:要有打大仗的准备,舰队作战指挥系统要做好随时转入地下的准备,张司令对情报处提出三点要求:一,将西贡所有能来西沙的军舰摸底造册建立个舰档案,为作战指挥提供完整准确依据,二,从所属特务连和侦察营抽掉精干人员准备上岛上船,协助民兵搞好武装保卫。三,负责将西沙的对越情报站和观通点尽快恢复健全,换成统一的电报密码,保证全天24小时对其领域的监控。

  会议结束后,我看到张司令、段政委、彭参谋长低声交谈着缓缓离开指挥厅,行至情报室门前,只见张司令抓住后勤部负责装备的部长的手说:“你那一定要到位!这次是实战!不再是搞演习,要把最好的武器装备配下去!不要怕花钱!不再讲节约!要打仗了!要把这个意见告诉大家。”从张司令谈话的表情中,我明白了这次战备防务会的含义。

  随后范处长来到情报室,同随后赶来的情报处阎、李二位副处长,各科正副科长共同研究落实舰队紧急防务会议的部署要求。范处长讲,敌人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他要求一科:尽快派人上岛上船,尽快恢复建立西沙对越情报站和观通点。他要求二科:把西贡现有舰船飞机,特别是美军增援部分的作战性能,人员配备等详细情报资料全部提供到作战指挥厅。他还特别要求我们译电员:要配齐与各情报站点的译电文件,并备双套,一套配到地下情报室备用,他要求同志们思想一定要到位,保证做好舰队和司令部首长交办的各项战斗任务。

  根据张司令的要求,情报处全力以赴投入战前准备工作,我们译电员除到司令部机要印刷厂按照统一密码,印制了双套译电文件外,还负责把文件搬运到地下情报室。地下情报室离地面几十米,据说上面丢原子弹下面也会完好无损照常运转,其周围是四通八达的地道,可容纳上万人。我们在地下室擦拭版图,整理好所有配套设施。

  自从舰队战备防务会议后,整个司令部全部进入紧急战备状态,张司令、段政委、罗副司令、彭参谋长等舰队和司令部首长几乎和我们一样每天都不离值班室。警卫连对一号大楼也加强了战备值勤,由原来的单岗增至全天24小时双岗,还派出了流动岗哨。我们情报处战备值班,每班也由原来的译电、标图、综合3人增至6人,密切关注南越西贡当局的动向,随时做好一切反侵略战争的准备。

  二、勤务团破译成功,一份情报为西沙海战的胜利赢得了先机

  与我们一墙之隔的舰队三班(通讯处值班室)电报响个不停,一份份来自各地情报站点的待译电报雪片般飞到我们的案头。我们一直告诫自己要谨慎,再谨慎,不能有半点懈怠,任何一份漏译、错译电报,都可能酿成大祸。同时大家又把能够守岗值班视为最大的荣耀。每位同志都在认真地翻译,准确地标图。

  1月15日上午,南越“李常杰”号(HQ-16)驱逐舰和“陈平重”号(HQ一5)驱逐舰在西沙甘泉岛附近海域对我正常生产作业的402、407两艘渔轮进行骚扰和威胁。我们值班人员立即将敌我舰船方位按经纬度标注在版图上,及时上报作战室。

  又是一份特级加急电报,通过翻译,我们不由被震怒了:

  15日13时20分,南越军舰炮击我竖在甘泉岛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猖獗至极。

  于是我们按响了通往指挥厅的报警器,很快,张司令、彭参谋长和情报处的范处长,作战处雷处长先后赶到。

  张司令员听完我们的汇报后义愤填膺,立即下达命令:调榆林基地271、274两艘猎潜艇火速去西沙海域执行任务!

  西沙情报告急,立刻引起上级领导的重视,总参、海军和广州军区同时传来指示:“一定要维护我国领土主权和尊严,对于西贡当局的挑衅活动必须进行坚决斗争。”中央军委强调:“在斗争中,坚持说理斗争原则。我舰艇部队在任何情况下均不先打第一炮,如入侵者向我攻击,我应坚决还击。”根据上级指示,南海舰队组建了海上编队指挥部(简称“海指”),任命榆林基地副司令员魏鸣森(司令员当时在舰队开会)为“海指”总指挥,亲临前线,正确执行上级指示。

  1月117日10时09分,我们值班室再次接到情报:南越增派“陈庆瑜”号(HQ-4)驱逐舰,正在输送士兵侵占我甘泉、金银两岛。该舰系南越海军主力,原美海军“萨维奇”级护航驱逐舰,排水量1590吨。此时,我271、274猎潜艇在魏鸣森率领下己达西沙的永乐岛。

  从我猎潜艇到西沙后,张司令就没离开过指挥厅,他要求我们情报值班人员,要严密监视敌舰动向,一有情况及时报告。

  17日16时,南越“李常杰”号和“陈庆瑜”号驱逐舰在西沙海域再次对我作业渔轮进行挑衅,张司令命我编队及时赶赴现场,对其发出严正警告,南越军舰才调头离去。

  18日清晨,南越军舰“陈庆瑜”号和“李常杰”号又一前一后高速驶来永乐岛海域,对我正在捕鱼的407号渔轮进行挑衅,他们撞坏我渔轮,并用铁锚钩住我渔轮驾驶台铁窗。我海军编队赶到后,敌舰才不得不放过渔轮。

  16时10分,南越海军又派“陈平重”号驱逐舰和“怒涛”号护卫舰至永乐岛海域,和“陈庆瑜”号驱逐舰一同成楔形队形从珊瑚岛附近驶出,向我271编队锚地位置逼近。情况紧急,我们立即报告指挥厅,指挥厅及时给“海指”发警报,要他们做好战斗准备,我编队立即起锚,炮口到位,全速迎击。敌舰见势不妙,只好溜到珊瑚岛后面去了。

  根据西沙南越军舰不断增加的趋势,我两艘猎潜艇面对4艘南越大舰,吨位超我20倍,这对我极其不利,张司令召集彭参谋长,范、雷二位处长商议为西沙增派力量,决定:调汕头水警区281、282两艘猎潜艇到永兴岛待命。同时命396、389两艘扫雷舰火速向西沙海域靠近,以应付永乐岛海域的突发事件!

  入夜,西沙海域的情况看似平静了许多,电报比白天明显减少。

  此时我们情报处下属的勤务团正在距司令部30公里处的湖光岩全神贯注研究和破译来自西沙敌台的各类电报电文。

  晚9时许,我们值班室保密机亭的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话筒里传来急促的报话声。电话是勤务团打来的,这是一份口传密码电报,是他们刚刚破译的一份“关于南越总统阮文绍对其西沙军舰下达命令的电报”,通过翻译大意是:

  “总统阮文绍复电海上旗舰陈平重”!

  命令你们“收复越南领土琛航岛”!方针:“采取温和路线”“如中共开火,要立即还击消灭他们”。“10号、16号负责跟踪中共苏式护卫舰(电文如此),4号、5号支援BH分队登陆,消灭渔船和小船”;“行动时间定在19日6时25分!”

  电文非常重要并紧急,还没容我们更好地校对和整理,莫海燕参谋便拿着刚刚译出的电文去了指挥厅。我们则按字码加密,立即向总参、海司和广司情报室报告。

  战争中,一份情报,往往决定着整个战争双方的胜败。如果说过去舰队调军舰“去西沙巡逻,执行护航任务”是为了防止战争发生的话,那么这张电报就决定了战争的不可避免性,一份情报决定了整个战局的实质,为胜利赢得了先机。

  很快,张司令、段政委等舰队首长,司政后主要负责同志,司令部各位副参谋长及处室主要负责同志都来到指挥厅,研究部署紧急作战方案。张司令还表扬我们情报部门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情报。

  这份电报很快传到党中央。经毛主席同意,周总理连夜召开紧急作战会议,会议决定:既要寸土必争,又不使战争扩大化。政治上争取主动,后发制人。中央还决定,由主持军委工作的叶剑英副主席、邓小平总参谋长、海军苏振华政委等六人组成领导小组,代表党中央到总参作战厅指挥作战。叶剑英、邓小平负总责。

  上上下下各级作战指挥系统弥漫着战争的气氛,紧张而有序地做着实战前的各项准备工作,人们的情绪全部进入高度的战争状态。这时,我们深切体会到,一场宏大的战争,“决胜于千里之外”的命脉,有时就取决于我们一份小小的电报。

  三、这里是没有硝烟的战场,没有炮火的战斗

  天还没亮,张司令就到我们值班室查看西沙动态。我们也很着急,一夜了,敌舰一点儿新动向也没有,范处长打电话给勤务团询问电报破译的可靠性,团里说是位姓胡的青年同志破译的,大家也怕是敌人发的伪码用来谜惑我们的。正当我们为电报的真伪捏一把汗的时候,通讯室传来了今天的第一份电报:

  19日5时47分,南越“陈庆瑜”号、“陈平重”号驱逐舰,从羚羊礁以南的外海出现,向我琛航、广金两岛驶来。显然这是敌人趁黎明前黑暗,企图偷袭并占领两岛。

  接着越舰“李常杰”号驱逐舰和“怒涛”号护航舰,也从广金岛以北海面出现,向我海军舰艇抛锚处接近。

  张司令看着版图说:看来新中国人民海军第一次对外作战的时候到了。果然“陈庆瑜”号、“陈平重”号两舰在离琛航岛500米处停泊,几十名荷枪实弹、头戴潜水镜的家伙,爬上橡皮艇,偷偷向琛航和广金两岛划来。

  张司令命令我396、389两艘扫雷舰编队进至广金岛西北海面,拦截“李常杰”号和“怒涛”号舰;命令271、274两艘猎潜艇编队进至广金岛东南海面,监视“陈庆瑜”号、“陈平重”号两舰。刹时间,西沙海域风云际会,战斗一触即发!

  数十名南越军人抢滩登陆。首先登上广金岛的南越士兵见岛上有人便首先向我开枪射击。我早有准备的守岛军民奋起自卫还击,给予入侵者以迎头痛击,迫使他们撤回舰上。

  岛上登陆失败,“舰坚炮大”的南越海军,便把怨气泄在舰上,他们一点儿也没把我军舰艇放在眼里。因此时,战场的形势是敌强我弱。装备上,南越海军3艘驱逐舰1艘护航舰,大的1770吨,小的也有650吨,总吨位达6000多吨,舰上装有127毫米口径火炮50门。而我舰艇编队,大的仅570吨,总吨位仅1760吨。

民生关注更多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