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就业头条 >
赤壁赋原文.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发表时间:[ 2022-08-08 02:39]  来源:[好茶如好色 ]  浏览次数:[ ]
  赤壁赋  壬戌年秋天,七月十六日,我和来宾荡着船儿,在赤壁下玩耍。清风徐徐吹来,水面波浪不兴。举起酒杯,劝来宾同饮,朗颂《月出》诗,吟唱“窈窕”一章。一会儿,月亮从东边山飞腾起,彷徨在斗宿、牛宿之间。白蒙蒙的雾气掩盖江面,水光一片,与天相连。听任水船儿自在漂流,浮动在那茫茫无边的江面上。江在旷远啊,船儿象腾空驾风而行,不知道将停留到什么所在;飘飘然,又象脱离尘世,听说沉意思的近义词是什么。无忧无虑,变成飞升仙果的神仙。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彷徨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知,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这时候,喝着酒儿,心里极端快乐,便敲着船舷唱起歌来。唱道:“桂木做的棹啊兰木做的桨,

沉鱼落叶闭月羞花 沉鱼落叶闭月羞花,是凝聚天地之精华露水而变成人的沉鱼落叶闭月羞花 沉鱼落叶闭月羞花,是凝聚天地之精华露水而变成人的

其实成都海昌极地海洋世界。拍击着澄明的水波啊,在月光浮动的江面逆流而上。我的情思啊悠远茫茫,其实陈玉成打一字。展望心中的美人啊,在天边迢遥的所在。”来宾中有会吹洞箫的,随着歌声吹箫伴奏,箫声呜咽,象含怨,象怀恋,象饮泣,象低诉。吹完后,余音悠长,象细长的丝缕延绵陆续。这声响,能使深渊里躲藏的蛟龙起舞,使平静落寞小船上的寡妇悲泣。  于是饮酒乐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听说沉鱼落雁的故事。望美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箫者,倚歌而和之。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  我有些伤心,理好衣襟端正地坐着,问那来宾说:“为什么奏出这样悲凉的声响呢?”来宾回复说:“‘月光辉亮星星稀奇,一只只乌鸦向南飞行’,这不是曹孟德的诗句吗?向西望是夏口,向东望是武昌,这儿山水围绕,草木发达碧绿,不就是曹操被周瑜打败的所在吗?当他占取荆州,攻下江陵,顺江东下的时候,撑起那片天。战船连接千里,旌旗掩蔽天际,临江饮酒,横握着长矛吟诗,本是一时的俊杰,而今在哪里呢?何况我和你在江中的小洲上捕鱼打柴,以鱼虾为伴侣,以麋鹿为伙伴;驾着一只小船,举杯彼此劝酒;委托蜉蝣凡是长久生命在天地之间,细小得象大海里的一粒小米。哀叹我们生命的局促,仰慕长江的无量无尽。愿与神仙相伴而翱翔,同明月一道遗臭万年。知道这种渴望是不能忽地杀青的,只好把这种望洋兴叹的心情委托于曲调之中,在悲凉的秋风中吹奏进去。学习周郎。”  苏子愀然,正襟危坐,而问客曰:“何为其然也?”客曰:“‘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此非曹孟德之诗乎?西望夏口,东望武昌,山川相缪,郁乎苍苍,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方其破荆州,下江陵,逆流而东也,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况吾与子渔樵于江渚之上,侣鱼虾而友麋鹿,驾一叶之扁舟,举匏樽以相属。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顷刻,丑小鸭变成白天鹅之后。羡长江之无量。挟飞仙以翱翔,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  我对来宾说:“你也知道那水和月的道理吗?水象这样陆续流去,但它现实上不曾流去;月亮时圆缺,但它终归没有消损和增进。正本,要是从那变化的方面去看它,那么天地间的万事万物,连一眨眼的时间都不曾连结过原状;安宁不那不变的方面去看它,那么事物和我们自身都没有穷尽,我们又仰慕什么呢?再说那天地之间,万物各有掌握者,要是不是我应有的东西,虽说是一丝一毫也不拿取。唯有江上的清风,与山间的明月,耳朵听它,听到的便是声响,眼睛看它,看到的便是颜色,获得它没有人抑遏,享用它没有竭尽,澄清石灰水的化学式。这是大天然的无量宝藏,是我和你可以配合享用的。”  苏子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悉数,成吉意思汗名字。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来宾欢快地笑了,洗净酒杯重新斟酒。菜肴果品都已吃完,杯子盘子杂乱一片。专家彼此枕着靠着睡在船上,不知不觉西方依然显露红色的曙光。  客喜而笑,洗盏更酌。肴核既尽,杯盘狼藉。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西方之既白。  政治上的得志。  萧声哀怨。  人生无常,初二数学上册。生命的长久。  从苏轼的《前赤壁赋》可看出他豁达漠然的人生态度。  本文在发言气概方面,不像韩愈那样拗折奇警,也不像欧阳修那样平易流转,更珍贵通过缉捕意象,通过音声颜色的组合,来传达自己的客观感受,经常装饰着富于阐扬力的新鲜词汇,句式则是骈散文交杂,长短缭乱。想知道困于。《前赤壁赋》中“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写出人在浩渺宇宙间茫然不知所之的感受,而“江流有声,断岸千尺,山高月小,内情毕露”,又以极精炼的文笔,写出冬日秋江上枯寒荒疏的印象。成语对对子粗茶淡饭。  《前赤壁赋》写于苏轼生平最为困难的时期之一――贬谪黄州功夫。元丰二年(1079年),苏轼因“乌台诗案”被扣上斥责朝廷的罪名,被捕入狱。“几经重辟”,惨遭折磨。后经多方抢救,于当年十二月开释,贬为黄州团练副使,但“不得签署公务,不得擅去计划所。”这无疑是一种“半犯人”式的料理生活。1082年壬戌,苏轼作《前赤壁赋》。他在黄州作的诗中,曾经痛苦地描写过此时的忧郁苦闷的心情。“我谪黄岗四五年,孤舟出没烟波里,故人不复通问讯,成语典故大全集合。疾病温饱疑死矣”①。《前赤壁赋》正是作于苏轼政治上得志,运动步履上不自在,生活贫窭,孟德。心情极端苦闷的时期。在他的赤壁词中,即有过分明呈现,“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而现实中的我却只能“早生华发”,“一樽还酹江月”地慨叹“人生如梦”。在这种深重的心灵压力之下,东坡心坎有着深切的感发,他发端比任何时候都特别叹息世事的纷忧与虚无,但要是仅是“入乎其内”地感叹人类的沧桑,这就不能爆发我们此日对他的文采及人品的钦佩。东坡之所以成为“白首忘机”的“东坡老”②,更有他擅长“出乎其外”的“自我摆脱”的另一面(这一面至关紧张)。人的生平中,不能够没有打击,题目是面对打击的态度。尘埃落定小说。在严酷的政治奋斗面前,苏东坡既想超脱又不能超脱。他在《书<前赤壁赋>后中说:“轼去岁作此赋,未尝轻以示人,见者盖一二人而已。钦之(傅尧偷的字)有使至,求近文,遂亲书以寄。多难畏事,钦之爱我,必深藏之不出也。”这段跋语,对待分解作者其时深受压抑的心境提供了辅助。苏轼不得不从佛老思想中寻求委托,黄州的山水,勾起了他对古人的景仰,于是触景生情地倾吐了自己对先辈英雄的钦慕,同时也流露了自己乱世立业的壮志。总之,苏轼其时的心境极端纷乱:绝望隐退与主动进取,疾世忿懑与逍遥山水的双重心境,在与世无争的思想面前,却流显露对世道不平的满腔盛怒,不甘息争的主动进取心灵,晨会互动小游戏。唾弃繁华,傲然独立的旷达情怀。  有人曾以为《前赤壁赋》把黄州赤壁当作孙曹交兵之处是苏轼“用事疏舛”,这并不极端凿凿。苏轼所游之赤壁并非历史上发生大战的真正的赤壁;而苏轼文章之重心也不在周瑜破曹之壮举,他无非是借事写文,表达他的心胸以求摆脱云尔。  综观全文,作者的感情经验了三次变化:“乐——悲——乐”,车险续保注意事项。作者的思想也经验了一个由平静到苦闷,再由苦闷而获得摆脱的发扬历程。而围绕作者感情的三次变化,全篇的行文也随之奥妙展开。“文以载道”,作者要是要使自己的思想感情为读者所清晰的领悟,就必需借助于杰出的文学表达大局。苏轼这篇文中的哲思也正是通过他对赋的新的诈骗而传达开来的。《前赤壁赋》是篇辞赋,对比一下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辞赋经常用主客问答的方式表达作者的思想与意思纠纷,《前赤壁赋》很显然是运用了这种保守的格式。辞赋考究排比对偶,《前赤壁赋》中也有不少排比对偶的句子,所以它具有辞赋的基础特征。但苏轼的这篇赋却不像汉魏以来的赋一样词藻绮丽,仅止于铺陈事物,而少有哲理的渗入其中。这篇之所以长诵不衰,更有它冲破辞赋旧格的新成果,听说出国留学必备条件。我们此日可以称它为散文诗。诗人运用行云流水般的笔调抒写自己心中的感情波涛,使文辞更富的血肉,感情也特别朴拙,情感与文字的密合无间。我们不得不敬爱苏轼驾驭文字本事的潇洒非凡。总结而言,这篇赋在文学上有两大功绩:  第一,充满显示了散文“形散神不散”的特质。这篇赋有诗情、有画意、有哲理。就景而言,有明月,有江水,赤壁赋。有秋风;就情而言,有悲伤,有欢乐。时而泛舟秋江,扣舷而歌;时而遗世独立,我不知道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羽化登仙;时而愀然提问,畅谈哲理。景象的转换,其实赤壁赋原文。情感的腾跃很一再,但却不杂乱,而是以作者的客观感受作为线索贯串永远。苏轼在文章中分析了变与不变的哲理,这个论点纵然由来于老庄的绝对主义哲学观,具有唯物主义的成分,但却同时完全了辩证法的要素,这是作者所要集结表达的思想,是文章的“神”之所在。神聚而形散,随着客观感受的辗转生发,散文的文字升沉跌宕,意趣横生。文章寓情于景,借景明理,具有极高的艺术感染力,为后世散文的创作提供了告捷的范例。  第二,我不知道赤壁赋原文。对“赋”体的奥妙诈骗与改造。《前赤壁赋》是散文与韵文的奥妙联结,是诗与文的同一。文章是赋体,但却不古板于古赋,它的语句有长有短,散骈联结,文辞活跃,情韵潇洒,不啻是一首美好的散文诗。文中游历的场景陆续的转换,诗人的情感也陆续地变换,而文气却永远一贯如注,既有骈赋对偶工整之美,又无情景融会的诗境之美,还有挥洒自在的散文之美和活跃形象的说理之美。在这样的一篇散文诗中,我们不只可领略文学之美,还可以体悟哲学之理趣,无疑是文学与哲学的完好的融合。

听说原文
畅想未来作文节选
民生关注更多
点击排行